警钟长鸣

当前位置:首页  廉政教育  警钟长鸣
十八大以来落马高官4人已获刑
  发表时间:2014-12-17  阅读次数:396

盘点

6落马高官被移送司法

据媒体公开报道,十八大后落马的省部级以上官员,已有4人被判刑;18名省部级以上官员已经进入了司法程序,其中12人被立案侦查,6人被移送司法机关;另有28人还在接受组织调查。

今年529日,内蒙古党委原常委、统战部原部长王素毅案开庭,被媒体称为十八大后落马的省部级高官陆续进入审判季。目前,王素毅被判无期徒刑,广西壮族自治区政协副主席李达球被判有期徒刑15年,湖南省政协副主席童名谦被判有期徒刑5年。

而中央军委原副主席徐才厚、辽宁省政协原副主席陈铁新、解放军总后勤部原副部长谷俊山和广东省委原常委、广州市委原书记万庆良已经被移送司法机关。

国家发改委落马超10

刘铁男在落马后,国家发改委已有10名以上厅级官员被带走调查。其中包括国家发改委产业协调司原司长陈斌、价格司原司长曹长庆、价格司原副司长周望军、就业和收入分配司原司长张东生、原产业协调司巡视员熊必琳、国家能源局原副局长许永盛、国家能源局核电司原司长郝卫平、国家能源局煤炭司原副司长魏鹏远。其中,许永盛为刘铁男的副手,两人在工作上的交集非常多。由于这些官员很多是在今年5月以后才被带走调查,目前很多人的案件还没有进入司法程序。

从十八大以后,国家发改委落马的官员中,除了刘铁男已经被判刑外,京华时报记者采访获悉,826日,原国家发改委产业协调司巡视员、工业司副司长熊必琳(正厅级)已经在河北省沧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出庭受审。据沧州市人民检察院的指控,熊必琳涉嫌犯有受贿罪、利用影响力受贿罪。尚不清楚其案件是否已经宣判。

据了解,熊必琳在20109月就已经退休,其退休后出任中国食品工业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党委书记,同时还担任国家食品安全风险评估中心理事、中国国际工程咨询公司专家学术委员会副主任。20135月,熊必琳被有关部门带走调查。据公开的简历显示,熊必琳长期在国家发改委及其前身的国家经贸委、国家计委任职,先后担任经济预测司、产业司处长、副司长、工业司副司长等职务。熊必琳与刘铁男曾是工作上的搭档,两人有很深的交集。

刘铁男落马后,黑龙江省委组织部副部长、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党组书记林秀山(正厅级)也被有关部门带走调查。今年926日,河北省石家庄市人民检察院指控林秀山涉嫌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案,已经向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据媒体报道,林秀山被查属于刘铁男案中案。刘铁男案中,神秘商人倪某被指与刘铁男有深度交集而被有关部门关注,刘铁男最终被查,林秀山也很快被牵出。

释疑

为何国家发改委官员频落马?

权力集中监管缺失是主因

国家发改委作为国务院的职能机构,是综合研究拟订经济和社会发展政策,进行总量平衡,指导总体经济体制改革的宏观调控部门。其中,国家发改委的一项重要职能就是承担规划重大建设项目和生产力布局的责任,拟订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总规模和投资结构的调控目标、政策及措施,衔接平衡需要安排中央政府投资和涉及重大建设项目的专项规划。安排中央财政性建设资金,按国务院规定权限审批、核准、审核重大建设项目、重大外资项目、境外资源开发类重大投资项目和大额用汇投资项目。

国家发改委及其管理的相关单位拥有非常大且集中的经济管理和调控权限,比如国家能源局目前由国家发改委管理,而煤炭、石油、天然气、核电、新能源等涉及能源的产业管理、审批、调控、重大项目立项建设,均由国家能源局负责。而这些领域涉及国民经济的命脉,开放程度并不高。

中国政法大学刑事司法学教授洪道德认为,权力集中于这样一个部门,在监管缺失、工作机制运行不透明的情况下,自然容易产生权力寻租,进而产生腐败。从中纪委、最高检公开通报的情况来看,国家发改委的腐败被称为崩塌式腐败,相关落马官员涉及的金额均超过千万。而国家能源局煤炭司副司长魏鹏远,检察机关从其家中搜出2亿现金,成为新中国成立以来检察机关一次起获赃款现金数额最大的案件。国家发改委成为腐败易发地,其官员也成为腐败高危人群。

而对于国家发改委的腐败,最高人民检察院反贪污贿赂总局局长徐进辉在公开通报中做了如下概括:一是所在部门权力过大、权力集中。被查处的这些人大多既是宏观政策的制定者,又是具体项目的审批者,可以直接决定和掌握许多企业的利益得失,想方设法求助于他们的人很多,容易诱发腐败。二是在管理和监督机制上存在漏洞。缺乏监管,审批权运转不透明,缺乏有效的内外部监督机制。三是收钱办事成为这些人的潜规则。大家心照不宣,长期共同受贿,形成窝案串案。

延伸

厅级京官在燕城监狱服刑

据司法部司法研究所原副所长、著名法学专家王公义介绍,因职务犯罪被判刑的在京中央部委官员一般在燕城监狱服刑。燕城监狱是直属于司法部的监狱,位于河北省廊坊市燕郊镇。这座直属于司法部,关押的服刑人员分为三个类型:普通刑事罪犯、职务犯罪的罪犯和外籍罪犯。包括已经被判刑的中国足协官员谢亚龙、南勇和杨一民等人均被关押在此。从多年的实践来看,关押在燕城监狱的中央部委官员多为厅级干部。厅级以上干部(副部级及以上)因职务犯罪被判刑,则要关押在秦城监狱。而秦城监狱直属于公安部。

据媒体的公开报道,燕城监狱将三类服刑人员分别安排在不同区域。职务犯罪监舍是两名服刑人员住一间,房间内会有电视机,摆在床铺前面的桌子上,室内设有卫生间和淋浴间。这样的住宿条件与普通宾馆的布置类似。但是为了能互相监督,保证安全,卫生间和房间中间的墙上安装了一个玻璃。在监舍的外面,会有一个五六平方米左右的阳台,可以晒衣服。服刑人员每天要在监狱内的指定地点劳动,但也会有用于锻炼的时间。这样的监狱内生活、工作条件应该是非常好的。王公义指出,燕城监狱的管理更为精细,更加有利于服刑人员的学习和改造。